廣州搬家故事:我搬家,因為我一無所有

搬家,只為了找尋新的住所

洛小桃 發表于    關鍵字:廣州搬家,廣州搬家公司,廣州搬家,    次瀏覽

他搬走了許多年輕人的家,見證了無數不同的廣漂故事,廣州的年輕人在大街上輾轉反側,總是無法真正平靜下來。

在去新房的路上,我找的廣州搬家公司的人在聊天。

他在廣州做斑馬搬家已經1年了,我今天是他們的第2個訂單。

在過去的六年里,他搬走了許多年輕人的家,見證了無數不同的廣漂故事。

 

他們生活中所有的細節都裝進大大小小的箱子里,裝進汽車里,塞得滿滿當當。

這是一個廣漂人的全部財產,也是他們人生的舞臺。

 當他告訴我這件事時,我正忙著更新各種移動軟件上的地址。在刪除舊地址的那一刻,似乎失去了什么,有一種失落的感覺。廣州的年輕人在大街上輾轉反側,總是無法真正平靜下來。

 

  • 我自由,因為我一無所有

每一次他們離開一個地方,就像在某個階段和自己分手一樣,不斷地失去和擁有。

我很安心,因為我什么都沒有

我到廣州的那天,太陽很毒。

我被困在四環路的高架橋上,動彈不得。直到天黑,我才找到那短租房地址。

用一個詞來形容這座建筑,我認為它很復古。

墻壁褪色斑駁,走廊又黑又窄,最重要的是沒有電梯。

當我把手提箱拖上六樓時,我覺得自己像個女人的燈。

在短租的兩個星期里,我在找房子的同時也在找作業。我們每天都在不斷改寫、瀏覽和查看租房應用程序上的信息,研究房間的朝向、朝向和租金情況。

這些重復是沒有用的,因為我喜歡的房子的租金總是高于預期。

直到房東告訴我三天之內要換個地方。

他用了“for”這個詞,聽起來很混亂。

房東很放心,他可以把房子租給任何人;我也很放心,我可以搬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。

但不同的是,房東的安逸來自他的占有,而我的則是因為我一無所有。這些赤裸裸的細節激起了我的斗志。

 

同一天,我用前腳完成了作業,然后我確認了我的家。我連看都沒看。

 

那天下午,我坐在公司附近的一條街上,環顧四周。廣州這座城市很漂亮,城里的人也很漂亮。我不知道自己有多年輕,在這座城市里,隨風飄蕩,何處,何處結。

我把簡單的幾件行李塞回了出租的行李里。一開始怎么搬,現在怎么搬下去。

我又開始拖箱子,但這次,我更有信心了。

沒有家的人總會搬家

 

  • 沒有家的人,才會一直搬家

我在廣州的第一個正式房間是一個6.7平方米的住宅。6.7平方的概念是什么?它只能容納一張1.2米的床和一個小的雙門衣柜。雖然有窗戶,但從早到晚都沒有太陽。即使是這樣的房間,租金也接近2000塊錢。

 在這里,我遇到了我的室友老王。

老王是暨南的研究生。但后來成了公務員。

一天晚上,我心情不好。他陪我散步。我們站在天橋上,看著下面的車流。

他嘆了口氣:每次看到這么多閃亮的汽車,我都覺得廣州真的很好,我想留下來。

我想這就是他年輕時選擇當公務員的原因。

不久前,老王因為單位組織的住宿搬走了。

我離開的那天,我幫他收拾東西。一箱書籍、四季服裝、鍋碗瓢盆、瓶瓶罐罐,裝滿了一車。當他在車里離開時,他給我發了一條信息去看冰箱。當我打開的時候,里面裝滿了酸奶。但這些酸奶,終于沒喝了,過期了還總是放在冰箱里。在老王走后,還有一位我以前幾次沒見過的姐姐。她因為工作原因離開了廣州。

 

 

有一天晚上,我甚至沒有時間說再見。我就好像她從未在這里消失過一樣。

很快,新房客不時來看房,住進去,只是熟悉一下,就搬走了。我們只是這里的臨時居民,只有臨時居住的人才會永遠搬家。

 

  • 廣州這座城市,留下來才有希望

在這個城市里,人們每天進進出出。我們安頓下來,無緣無故地做了改變。這個叫“家”的地方是我們租來的房子,但我們知道它永遠不會真正屬于我們。

 

我們想在這里創造更多的可能性,但我們必須承認,我們在廣州度過的每一天都是為了遠離城市。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家,但它是安慰老王搬走后,我把他從住處搬到了他的房間。

 

這房間有十層樓寬,至少可以伸展開來。房間有一扇半落地窗,我非常喜歡。每天早上從這里出去,晚上回來。不要開燈,不要拉窗布,看窗外的燈。

 

與休息日相比,我雜亂無章地躺在床上,看著天空中飛舞的飛機。

廣州是沒有冬天的,我辭掉了工作,從城市最西邊到了東北角。

我開始收拾東西,發現收拾得越多,找到的東西就越多。

 

早年,一個行李箱可以隨時啟動,但現在有十幾個箱子不能說離開。

額外的物品種類繁多:電飯煲、水壺、加濕器、鍋碗瓢盆、掃帚和拖把,還有堆積如山的儲藏箱。當它們一個個擺在我面前時,我發現一天的細節變得越來越重要

 

一切仍然有希望,也愿意去付出代價。感謝搬家,能讓我認識到最真的我。